<var id="bzvvv"></var>
<var id="bzvvv"><video id="bzvvv"></video></var>
<var id="bzvvv"><video id="bzvvv"></video></var>
<cite id="bzvvv"></cite>
<cite id="bzvvv"></cite>
<cite id="bzvvv"></cite>
<var id="bzvvv"><strike id="bzvvv"><thead id="bzvvv"></thead></strike></var>
<cite id="bzvvv"></cite>
<cite id="bzvvv"><span id="bzvvv"><menuitem id="bzvvv"></menuitem></span></cite>

鞏家村宣傳配音解說詞

發布時間 · 2018/12/27 11:20:38

 

鞏家村宣傳配音解說詞

 

在廣袤的華北平原的東南邊緣,在山川與平原的交匯處,巍巍長白山下,悠悠漯(ta)河水畔, 坐落著一座古老而祥和的村莊——鞏家村。
鞏家村作為一個行政村,所轄鞏家和趙家兩個自然村。自古以來,兩村一衣帶水,地理位置相連成片,村民民風民俗一致,世代友好,和睦相處,尤其是建國以來,兩村并為一個行政村,村民在一起耕種生產,生活上更加緊密,不分彼此,對外界更是自稱一村。
據幾百年來傳承下來的家譜莊志所記載,早在明朝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 鞏趙兩族自河北省棗強縣遷于山東章邑城北十里的清平鄉,也就是現在的章丘區刁鎮。據史料記載,鞏氏始祖公伯源于周朝皇室姬姓, 距今已有3000余年歷史。趙氏家族源于伯益姓,起源于周朝,距今也有3000余年歷史。
鞏、趙兩氏始祖自河北棗強遷居而來,依漯(ta)河水而建村,定居600余年。鞏、趙兩氏分別傳承二十六世。擁有550余戶,人口2200余人。解放后,分編十個生產隊。
鞏家村主要街道為東西走向的鞏家東街、鞏家西街、趙家東街、趙家西街和一條南北走向貫穿全村的興隆街。解放后至七十年代,原零九公路沿村內興隆街穿村而過。另外,分布在村內的街道還有小新街、后莊街、李莊街、南園街等小型街道。
涓涓流淌的漯(ta)河水滋潤著這片古老的沃土,孕育著一代又一代的鞏趙子孫,在漫漫歷史歲月中,他們辛勤勞作,男耕女織,世代傳承,傳承著中華文明及儒家文化的教化,文氣浸潤村民,自受禪益,民風淳樸,尚文明,知禮遇,歷有賢人名士:鞏氏十四世鞏縉傳任布政司里問,十六世鞏俊修中舉人,二十世鞏耀仙曾任民國時期章丘縣長,二十世鞏耀平榮升解放軍大校,趙氏后人也曾出任過杭州知府和太原知府, 從而成為趙家莊志的一段榮耀,時常被趙氏后人津津樂道。
關于趙家曾有個古老傳說,相傳在很早以前,趙家出了一位知府,人們習慣稱他為趙知府,村旁的漯河在當時被稱做小清河,有一年小清河在一個叫做竇家灣的地方決口,洪水泛濫。為保家鄉父老不受洪災肆虐。趙知府上報朝廷,并謊報決口寬度:小清河萬丈口,南至山頭店,北至柳塘口。于是朝廷撥款修復河堤,趙知府把南至山頭店北至柳塘口的大片漯河河堤全部加固,使一條泛濫成災的害河變成了一條造福一方百姓的利河。直至現在當年決口的后劉村北的竇家灣還裸露著一段用白灰土砌成的漯河河堤,質地非常堅硬。河道的暢通為漯河兩岸百姓帶來了極大的方便,但卻引來了下游鄒平縣境內一個叫“莫二黑子”的官員的嫉妒,并上告朝廷誣告趙知府貪污修河公款, 致使趙知府獲罪被殺頭。后來知府老母上奏朝廷為兒伸冤,朝廷查明后為趙知府減罪,并為無頭的趙知府鑄一金頭復于尸身,當時趙母曾哭訴道:金頭銀頭不如我兒肉頭。后來人們在他的墓前放置了兩列無頭的石人為其守墓,以紀念這位為民修河的趙知府。
盡管這些無頭的石人隨著新中國的建設而消失,但現在村里上了歲數的老人還時常講起這段古老而神秘的傳說。
舊時的鞏家村也曾是一個多災多難的村莊,村南十幾里的繡江河有一個叫做閆家口子的地方, 此處河道走向急轉,曾多次決口。河水洶涌直下,直撲鞏家村,給這個并不富裕的村莊帶來了巨大的災難。直到解放后,政府帶領人民在河道上游興建了水庫,疏通了河道,南部山區的洪水被截流和分流,河水不再泛濫,人民生命財產才真正得到了保障。
舊時的鞏家村,鞏、趙兩氏各有自家的祠堂家廟,解放后,隨著歲月的流逝,大都毀壞已盡,只遺留下一些雕刻精美的古老瓦當還鑲嵌在現代新建民居的墻檐上。舊時村民每逢農歷年和清明節,在各自的家廟中舉行祭祖儀式,尤其是每年的正月初一到十五元宵節期間,家廟廟門大開,廟內正殿內擺放各種祭品,焚香燒紙,云霧繚繞,村中年長的老者帶領村民面對廟內祖屏上的列祖列宗,焚香跪拜,以祭祖先。元宵節期間,人們還在家廟外扎起花燈,燃放煙花爆竹,舞起龍燈,踩起高蹺,鄉親們歡聚在一起,賀新春,慶元宵。場面非常熱鬧,婉如一幅舊時民間鬧元宵的歡騰畫卷。此時,也是人們在忙碌的一年中,最為放松休閑的時刻。
據村中老人所述,在村南有一座古廟,村民都稱其“白石家廟”。每逢過節村民都去廟中跪拜祈福。傳說廟中有一位老和尚活到了100多歲,解放后,老和尚去了村東十多里的長白山中隱居。在古廟的東南角,有一座鐘樓叫魁星樓,里面有一座一千多斤的生鐵大鐘,鐘聲響起,十多里外的村莊也能聽到。據說,村中一旦失火或來洪水時,人們就撞響大鐘,以警示全村村民救火或防汛。有趣的是舊時村民迷信,每逢日食或月食時,村民也撞響大鐘,以嚇退吞噬月亮或太陽的天狗,F在聽起來雖然有些愚鈍可笑,但當時在一座古老而寂靜村莊里,回蕩著陣陣渾厚而蒼茫的鐘聲,村中炊煙四起,稻谷飄香,儼然一幅飄渺悠閑村落的美麗畫卷。
舊時的鞏家村,是一個以農耕為主的村莊。人們在這600余年的漫漫歲月中,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耕種著自己的田地,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著平凡而貧瘠的生活。但在清末民初,卻有一伙不甘貧窮的鞏家人,走出村子,奔向他鄉,做起了生意,他們憑著自己的勤勞與智慧,經商有道,生活逐漸富裕了起來,并回到了家鄉購置田地,興建住宅,在村子里有一條巷子, 人們稱它為“財神胡同”。在這個一百多米的巷子里坐落著三座具有鮮明北方風格的青磚四合院。這些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就是當年那些出門經商的鞏家人所建。解放后,人民生活普遍提高,大都拆掉舊房建起了新居,現今僅存了土改時被留作舊村委辦公用的一座古宅。
古宅在周圍的新建民宅與樹蔭中顯得格外幽深,那青一色的房頂在那寬厚的房檐襯托下,顯得氣勢恢宏,展露出莫名的威嚴,讓人們聯想起了這個家族曾經的輝煌。古宅主房五間,中間三間為為正廳,以接人待客之用,正廳東西兩旁各一間內室,與正廳相連,為主人的臥室和書房。內室前墻與外廊前檐對齊,寬于正廳,整座主房外形呈凹陷形,酷似古代民間鐵鎖形狀, 故被民間稱為“鎖皮屋”,這種稱謂一直延續至今,因此,現在村里的民居主房也大都以“鎖皮屋”風格而建。
古宅上那鑲砌整齊的墻磚顯得格外光滑而細膩,據說,房主人當年建房時,用的每個墻磚都是在水中細磨加工后才拿去砌墻,當時人們把這種磚稱為水磨磚。古宅墻壁為外磚內土坯兩層,約八十公分厚,有很好的保溫作用,冬暖夏涼,屋內主人居住起來非常的舒適。
古宅除主房外,東、西、南方向各有廂房,可供下輩子孫起居之用。
老宅的大門因年久失修而沒有了原來的風貌,但卻留下了一段古樸莊重的影壁,四周雕刻精美的瓦當和墻磚鑲嵌在影壁四周,影壁芯雖已被后人用水泥抹平用作了宣傳欄,早已看不到水泥下面的神秘花紋,但在那古老的房檐與精美的瓦當映射下,飄逸出一種繚繞已久的書香氣息。
古宅雖顯一些破舊,但那陳舊厚重的房門與那廊檐下做工細致的木質透雕,以及那細鑿加工的房屋基石、房檐下雕刻精美的石雕,足以證實老宅主人生前雍容華貴的富足生活。那歷經歲月風蝕的古老石階上,深深涂印著一個家族后世的滄桑與苦難,廊檐下那筆直而干裂的房柱上早已塵埃落定,被定格在那塵封已久、古老而神秘的村落里。
隨著新時代的到來,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為謀求發展,改善人居化環境,鞏家村人在幾屆村委的帶領下,率先安裝了自來水,改善電力設施,硬化村中道路,興建農民公寓,誠信招商,引進濟南燈具廠,成立欣濼燈具廠,同時,鞏家村也是聞名遐耳的水泥預制品專業村,以及包裝彩印第一村,村民生活富足,精神飽滿,濟青高速的貫通,村南刁鎮廣場的落成,漯河濕地公園的竣工,使這座古老的村莊大放異彩。昔日的鄉間小路也變成了車水馬龍的寬闊街道,已是繁華似錦。
尤其是隨著刁鎮將建設為新興小城市的敲定,在不遠的將來,這座古老的村莊將會容顏換裝,呈現為一座座高樓林立,綠樹成蔭,藍天碧水,更加適合人們居住的現代化小城鎮。
驀然回首,回望著這座我們世代傳承了600余年的古老村莊,回望著生我養我的這片熱土,還有那方純樸善良、朝夕相處的父老鄉親,讓我們無限依戀與向往的秀美村莊還能堅持多久,一年,兩年,還是十年……
鞏家村,我們心中那片醉美的故土,你養育了我們一代又一代的后世子孫,那莊嚴古樸的老家廟里曾記載著我們一代又一代的賢良子孫,那渾厚青一色的古老瓦當上的美麗花紋,深深刻著我們祖先的勤勞與智慧,那陳舊泛黃的家廟墻壁上的莊嚴畫像,曾記載著我們祖輩的輝煌與尊嚴。那一段段古老而神秘的傳說仿佛在訴說著這個村莊曾經的苦難與艱辛。
鞏家村,一個讓我們魂牽夢繞、充滿無限眷戀的秀美地方,你用那深情而溫暖的懷抱養育著我們一代代鞏家人,我們承載著祖輩們對幸福生活的向往,滿載著對故鄉濃濃的鄉情,一步步努力著,建設著我們美麗的家園,為打造一個新興小城市而努力奮斗!
鞏家村,我們永遠向往的鞏家村!

 

   

免責聲明: 以上整理自互聯網,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我們重在分享,尊重原創,如有侵權請聯系在線客服在24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