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zvvv"></var>
<var id="bzvvv"><video id="bzvvv"></video></var>
<var id="bzvvv"><video id="bzvvv"></video></var>
<cite id="bzvvv"></cite>
<cite id="bzvvv"></cite>
<cite id="bzvvv"></cite>
<var id="bzvvv"><strike id="bzvvv"><thead id="bzvvv"></thead></strike></var>
<cite id="bzvvv"></cite>
<cite id="bzvvv"><span id="bzvvv"><menuitem id="bzvvv"></menuitem></span></cite>
首頁 > 行業新聞 > 楊國強對新版《茶館》堅持同期聲,不采用后期配音

楊國強對新版《茶館》堅持同期聲,不采用后期配音

發布時間 · 2014/9/18 14:39:32

    傳媒配音網 7月24日消息 老舍原著《茶館》的臺詞總共1.5萬字,39集電視劇《茶館》每集1.4萬字,新加大了40多個人,可以用“海泡”來形容。不過,觀眾看得津津有味,都以為正是老舍男士講的故事。編劇楊國強說,原著中王利發主動性的故事不多,他加的作料都圍繞王利發的三個夢展開。例如王利發藏槍時遇到劫匪,他不經意間掏槍卻嚇跑了強盜,還落了幾錠銀子。這段故事既幽默,又讓王利發的形象豐滿立體,有別于話劇版見誰都請安的奴顏婢膝!瓣悓殗暈,王利發能在四九城里開大茶館,放如今也是個能人,他要是總奴顏婢膝太說不過去了。我覺得他分析得對,我們的改編讓這個人物很有力量!睏顕鴱娬f,他打小從胡同里長大,對市井人物異常熟悉。而且,他熟讀老舍男士的作品,電視劇新加大的人物都能在老舍其他散文中找出影子來。
    制片人李功達視為,《茶館》經歷了三個歷史時期,有很大的創作空間!叭缃穹拿,要么按觀眾LOVE的寫,終究觀眾又不買賬;要么就太忠于原著,甚至一字不改。這兩種態度都不太對。我們采用的方案就像扎這個大紅宮燈——扎的時間要放開,即改編的態度要開放;但扎的過程中始終不離中間軸,正是原著的魂;扎到結果要回到頂點,即忠實于原著!
    堅持同期聲成功有保證
    新版電視劇《四世同堂》因為采用后期配音,導致人物口型與響聲脫離,播出后效果不佳。此次《茶館》采用了同期聲收音,角色的音形相得益彰,讓人看了過癮、舒服。對此,陳寶國透露,他接演《茶館》時就立下了兩個“霸王條款”,制片人不依他就不演。這兩條要求正是:必須同期聲收音,演員必須相互搭戲。
    陳寶國說,他的經驗證明,后期配音演員根本不在狀態,演戲時的狀態能拉回來20%就不錯了!配音時大家已經靈魂出竅,與角色生疏,即便再找回當初的靈感,也是對演員精神的摧殘。所以我堅持要同期聲收音,狀態、環境全在!标悓殗說,在拍攝時不管有不見戲,他都要求演員們站在攝像機后彼此搭戲,幫著對詞。他強調這樣做可以相互感染、刺激對方,把細枝末節和靈光一現的東西都展現出來,“做戲正是不斷營造人為的環境,產生交流才是戲劇的根本。眼光里有不見神,是不是直的,我一眼就能看出來。我們《茶館》人物的眼中就總有神!
    《茶館》中不少經典臺詞讓觀眾過耳不忘。不少觀眾指出,劇中很多對白都異常有意思。比如,劉麻子對唐鐵嘴說:“我跟你是‘吃冰塊拉冰塊,沒化(話)’!蓖跽乒裾f:“早知曉尿炕我就睡篩子了!本巹顕鴱姳砻,老舍男士的語言是提煉了老天津的語言后,加入了文化化元素,已經洗得很干凈了。他在寫電視劇臺詞時是直接拿來用,原著的臺詞一句沒丟。
    經歷了兩年擱置期,39集電視劇《茶館》終于在央視八套和觀眾見面了,受到普遍好評。前天,該劇制片人李功達、導演何群、編劇楊國強、主演陳寶國接受本刊專訪,詳解《茶館》拍攝幕后。主創透露,全年級人馬將在年底合演一出話劇版《茶館》,但陳寶國表明自我目前尚缺自信。
  來源:京華時報    編輯:
傳媒配音網

免責聲明: 以上整理自互聯網,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我們重在分享,尊重原創,如有侵權請聯系在線客服在24小時內刪除)